+Dream Room+

風が運ぶもの、明日を開くメロデ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on --/--/-- --. --:-- [edit]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tb: --   cm: --

5  

5

那一瞬间,仿佛可以看到大量的水灌注进来。
四处散落的玻璃碎片反射着锐利的光芒蜂拥而来。
她马上闭上眼睛,抬起胳膊转过头去。胳膊、脸和身体都感觉到了轻微的疼痛。本应该有很骇人的声响,阳子却什么也没听见。
确认已经没有了像小石头击打在身上的感觉,她睁开了眼。教室因为玻璃碎片的关系挥洒了一地光辉。聚集在这里的老师全都蹲在地上,班主任躺在阳子的脚边。
阳子查看了老师的伤势,发现他的身体被无数的碎片刺伤了,她听到了老师的呻吟声。
阳子马上朝自己身上看去,虽然她就站在班主任旁边,却连一个伤口都没有。
班主任抓住了正惊讶的阳子的脚。
“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
那个男子扯下了班主任沾满鲜血的手。
“走吧。”
那个男子也没有受伤。
阳子摇头。如果跟他走的话就真的被认为是同伙了。但是她的手被拉着,连脚也跟着动了起来,因为感到留在那个地方实在太可怕。敌人来了,她无法体会这句话的现实感。但留在这个因全是伤者而发出血腥味的地方着实让人害怕。

在逃出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碰上了过来的老师。
“怎么了!?”
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师怒吼道,皱着眉盯住阳子旁边的男子。阳子还没说话,男子就抬起手指了指办公室。
“需要治疗,有人受伤了。”
说完就拉住阳子的手。背后的老师似乎在叫喊着什么,但什么也没听清。
“到、到哪里去?”
男子不下楼梯,反而往上走,阳子询问出声。她想逃出这个地方回家而指向楼下,男子拉着她向上奔去。
“那里是屋顶……”
“别说了,到这里来。那里的话会有人过来。”
“但是”
“我们过去只会给人添麻烦。”
“麻烦是……”
“你想把无关的人也卷进来吗?”
男子打开了通向屋顶的门,紧紧拉住阳子的手。
他说把无关的人卷进来,意思是说阳子不是无关的人吗?男子说的“敌人”到底是什么?虽然很想问,但却不知为何退缩了。
被拉着手踉跄着达到了屋顶,这时候从背后传来了奇怪的轰鸣声。
仿佛是生锈的金属零件发出的声音,阳子向背后望去。在刚刚通过的门的上面看到了一个影子。
茶色的翅膀。色彩鲜艳并弯曲的嘴大大地张开,发出类似于猫兴奋时奇怪的声音。
那是一只张开翅膀足有五米长的巨鸟。
————那是
身体像是被捆绑住一样动弹不得。
————是梦中的那个家伙。
怪声和浓重的杀气从屋顶扑面而来。夜开始降临,布满云层的天空阴暗非常,从褶皱般的云层中某处泄露的夕阳透射出幽幽的红光。
那像鹫一样的鸟长着犄角。它晃着脑袋用力地拍打翅膀,一股风带着恶心的臭气压迫而来。就和梦中一样,阳子只能呆呆的看着。
巨鸟的身体飞舞起来,轻松地飞在空中,又一次用力地拍打翅膀,接着突然改变了翅膀的角度。
这是要俯冲的阵势,阳子呆呆的想道。巨大的脚爪直接指向了阳子。她看到了覆盖着茶色羽毛的腿和压倒性的巨大尖锐的钩爪。
阳子还没回过神来,巨鸟的身体已经直冲下来,她甚至没来得及尖叫。
阳子的眼睛虽然是挣开的,但却什么也没看见。接着感到肩膀一阵钝痛,她想那是钩爪要把自己撕裂的缘故。
“骠骑!”
某处传来声音,眼前流过暗红色的鲜血。
————是血……
虽然这样想到,却没有感到特别的疼痛。
阳子渐渐闭上了眼睛。比想象中轻松呢,她想着,本以为死是更加可怕的。
“振作点!”
被这个有力声音的主人摇动着肩膀,阳子醒了过来。
男子的脸正对着她。感到背后正靠着水泥地,左肩感觉到陷入了围墙之中。
“现在不是犯糊涂的时候!”
阳子跳了起来。发现自己滚到了离原来站着的地方很远的这里。
怪声还在持续,能看到门前的巨鸟在拍动翅膀。
充满压力的风迎面吹来。钩爪挖着屋顶的混凝土,爪子深深地陷入地面的巨鸟似乎不太容易活动。
急躁地摇晃着大脑袋,阳子终于看到有个红色的野兽正咬着它的脖子。全身覆盖着暗红色毛发的像豹子一样的野兽。
“……什么啊”
阳子尖叫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
“所以说很危险。”
男子拉起了阳子。阳子一会看看男子又看看鸟。
巨鸟和野兽剧烈地纠缠在一起。
“芥瑚。”
似乎是回应男子的声音,水泥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女人。被羽毛覆盖的女子的上半身仿佛在浮出水面。
女子如同翅膀一样的手臂抱着一柄剑。拥有着精美的剑鞘,可以用宝剑来称呼。剑柄是金的,剑鞘也用金子做装饰,到处散布着似乎是宝石和玉的这柄剑看不出有它实用的地方。
男子从女人的手臂中取出剑,然后直接将剑放在阳子面前。
“……做什么?”
“这是您的东西。请使用它。”
阳子看看男子,又看了看剑。
“……我?难道不是给你的吗?”
男子不快的将剑塞进阳子手里。
“我对挥剑没兴趣。”
“在这种情况下你难道不是应该用它救我吗!?”
“不巧我不会剑术。”
“不是吧!”
手中的剑比看起来要沉重,完全不觉得自己能挥动得起来。
“我也不会啊!”
“那您准备乖乖的被杀吗?”
“不要!”
“那么就使用它。”
阳子的头脑混乱到了极致。只是有着强烈的信念,她不要被杀!
虽然这样她还是没有挥舞这柄剑的勇气。因为没有那样的力量和技术。用这柄剑和用不了这柄剑,两种声音在阳子脑海中交替,最后使阳子做出了第三种行动。
她把剑扔了过去。
“你干什么————愚蠢!”
男子的声音惊怒交加。
瞄准着巨鸟的剑并没有到达目标。掠过拍动着的翅膀末梢,正好落在巨鸟的脚下。
“真是的。————骠骑!”
听起来似乎是咂了下嘴。
将爪子扎进巨鸟翅膀的暗红色野兽听了男子的声音后离开了,弯下身体叼起剑飞快的跑回阳子这里。
拿起剑,男子向野兽问道。
“还能坚持下去吗?”
“还行。”
居然听到了这只叫骠骑的野兽清晰地回答了。
拜托了,这样简短地吩咐过后对在旁待命的鸟一般的女人出声。
“芥瑚。”
女人在回应的同时,细小的石子飞了过来。
巨鸟把爪子从水泥地里拔了出来,石沫飞溅而来。
红色野兽向准备飞起来的巨鸟飞扑过去。不知何时已经现出全身的女人飞上空中加入了战局。女人的腿和人类一样,只是被羽毛所覆盖着,她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
“班渠,绒朔。”
在女人现身的同时男子呼唤道。两头巨大的野兽出现了。一只像是大型犬,另一只似乎是狒狒。
“班渠,你负责这里。绒朔,你带着这位。”
“遵命。”
两只野兽低下头。
对它们点了点头,男子转身毫不犹豫地走近围墙,接着迅速消失不见。
“……怎么!你等等!”
这样叫出声的时候,那个狒狒一样的野兽伸出了手。
抓住阳子的身体,也没有问同不同意就抱住了她。阳子一下子尖叫出声。无视尖叫的狒狒将阳子抱在腋下,冲破现场跳出围墙之外。

----------------------
心情真糟。
小被不知我媽還是我爸抱走了,居然沒還回來,搞什么鬼。。。我要睡不著了TA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on 2008/01/25 Fri. 02:19 [edit]

category: 翻譯練習,十二國記

tb: 0   cm: 0

3、4——這樣算不算是加快速度?  

話說查過的單詞記不住啊記不住*抱頭*

誒喲我真是受不了哦,記事本要抽,都懷疑中毒了,連fc2也要抽,修改一下就會變沒標題,話說自從fc2換了新管理頁面就盡是RP的抽,TMD老娘氣死了!
誒喲換了舊管理畫面果然好了= =

------------------------------------------


3

————没有天也没有地的暗之中,传来高空中落下水滴的声音。
阳子伫立在这片暗之中。
面向着的方向,能看到微弱的鲜红色的光芒。逆着这道光芒无数的影子蠢蠢欲动。异形的野兽们蹦跳着冲过来。
兽群和自己的距离只剩下了两百米。异形们相当巨大,致使距离看起来更短。能够看到张大着嘴的猴子身上的毛发反射出的红光和跳跃时拉长的肌肉。已经只剩下这么点距离了。
身体无法动弹,发不出声音。只能睁大着快要撑裂的眼睛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不断靠近。
他们跑着,跳着,舞动着身体冲过来。杀意像突然刮起的狂风一般呼啸而来让她喘不过气。
————不醒来的话。
在那群东西到来之前一定要从梦中醒来。
虽然不断地这样祈祷但却没有可以醒来的方法。如果可以凭借意志力醒来的话她一早就这么做了。
无计可施只能这么看着的时候,距离已经只剩下一半。
————一定要醒来!
让人咬紧牙关的焦躁向她侵袭而来,在体内不断回旋像是要从皮肤里冲出来。剧烈的呼吸着,心脏急速的跳动,在体内到处奔走的鲜血发出海鸣般的声音。
————无论用何种方法都要从这里逃出去!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头顶一股气流。强烈的杀意向阳子压迫而来。阳子第一次在梦中有了动作,她向头顶望去。
是茶色的翅膀。还有同样是茶色的强健的腿和可怕尖锐的大爪子。
她脑中甚至没来得及浮现出“快逃”的想法,一瞬间体内的波涛加强,阳子尖叫了起来。

“中岛同学!”
阳子一下子从她所在的地方逃走了。身体只想着逃跑,完全没经过思考就这么做了。逃跑后才终于注意到了周围的状况。
呆若木鸡的女老师和同样呆掉的学生们。一瞬间大家全都大笑起来。
阳子松了口气,又马上脸红了。
她在课上睡着了。最近这段时间因为梦的缘故睡眠一直很差,睡得也总是很浅。之前因为睡眠不足在上课的时候也总是打瞌睡,但做梦却是头一次。
女老师不客气地走向阳子。怎么偏偏是这个不知为何总看阳子不顺眼的老师。阳子咬着嘴唇,她基本上一直很受老师们的欢迎,但无论表现得多么顺从,总也无法和这位老师好好相处。
“……真是”
她将英语教科书敲打在阳子的桌面上。
“在课上睡着的学生也见过,能睡迷糊睡得这么舒服还是第一次碰到。”
阳子低着头回到座位。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学校里来的啊?要睡的话回家去睡,讨厌上课的话就别勉强自己不要来算了!”
“……很抱歉”
老师用教科书的一角敲打着桌面。
“还是说,夜生活就这么忙碌吗?”
学生们哄堂大笑。无所顾忌的笑着的学生中混杂着阳子的朋友。左边的座位传来很刻意的大笑声。
女老师随意的把垂在阳子背上的一条辫子纠了起来。
“据说这是天生的?”
“……是的”
“是吗?我有个高中同学也是这样呢,跟你一样的头发。我怎么想起她来了呢?”
老师这么说着笑出声。
“虽然那个人跟你不一样是用染的。三年级的时候从学校退学了,现在她怎么样了呢?真怀念啊。”
教室的角落里传来偷笑声。
“————那么,你到底想不想学习?”
“……想”
“是嘛?那上课时好好站着,这样就不会睡着了吧?”
老师这么命令后含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回到了讲台。
在站着的这一节课中,教室中的偷笑声一直没有间断过。

阳子在那天放学后被班主任叫了过去。好像是听到了英语课时的事情。
被叫到办公室,对于她过着什么生活问了很长时间。
“有老师说你出去过夜生活。”
中年的班主任皱着眉这样说道。
“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熬夜在做什么事情?”
“……不是”
怎么也无法将梦的事情告诉他人。
“看电视看到很晚吗?”
“不是,那个……”
阳子慌张地找着理由。
“因为期中考试的成绩退步了……”
班主任马上接受了这个理由。
“啊,这样不太好呢。是这样啊。……但是呢,中岛。”
“是。”
“不管晚上学习到多晚,不听重要的课是没有意义的。”
“很抱歉。”
“我并不是想听你的道歉。中岛你很容易被人误解,看看你头发的颜色这么显眼,要不要处理一下?”
“今天想去剪的……”
“是吗?”
班主任点着头。
“你是女孩子也许是不想剪,但这样也是为你好。会有老师认为你是染的,认为你是那种整天游玩的孩子啊。”
“是。”
班主任向阳子挥挥手。
“那么,你可以回去了。”
“是。那我走了。”
阳子鞠了个躬。就在这个时候,从背后传来了说话声。

4

“……找到了。”
微微的海的味道随着声音一起出现。
班主任疑惑得看着阳子的背后,于是阳子也回过头。
阳子背后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完全是一张不认识的脸。
“就是你了。”
男子直接对阳子说道。大概三十岁不到,让人惊讶的奇怪男人。穿着类似于和服下摆很长的衣服,像是带着能面具的脸和长到膝盖的头发,只是这样就已经很奇怪了,而他的头发还是极不自然的淡金色。
“你是谁?”
班主任责问道。男子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甚至做出了让人目瞪口呆的事。她跪在阳子的脚跟,深深的扣下头。
“……终于找到您了。”
“中岛,是你认识的人?”
听到班主任的提问,呆住的阳子忙摇头。
“不是的。”
碰到这样奇怪的事情,别说阳子,班主任也无法反应过来。正在他们困惑地注视着的时候,男子站了起来。
“请和我一起走。”
“啊……?”
“中岛,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
阳子才想问呢。她求救般的望着班主任。还留在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很诧异地聚集了过来。
“你是什么家伙?学校禁止关系者以外的人进入!”
班主任似乎是终于想起来的样子严厉的说道,男子面无表情地和老师对视,毫无惧意。
“和你无关。”
他冰冷的说道,看向聚集在周围的老师们。
“你们也一样,退下。”
都被他盛气凌人的话吓了一跳,同样相当惊讶的阳子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之后我会向您说明情况,总之现在请跟我走。”
“不好意思”
阳子正想问他是谁,突然附近出现了一个声音。
“台辅。”
像是听到了呼唤,男子抬起头。也许这是这个奇怪男人的名字。
“怎么了?”
男子皱着眉问道,但他问话的方向并看不到声音的主人。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声音再次回响。
“追兵似乎过来了。”
能面具般的脸一下子变得很严肃。点了点头马上抓住阳子的手腕。
“失礼了。————这个地方很危险,请跟我来。”
“……危险是指”
“没有时间说明了。”
被一口拒绝的阳子不自觉地瑟缩了下身子。
“敌人马上要到来了。”
“……敌人?”
阳子感到说不出的一阵不安,又这样问道的时候,那个声音再次出现了。
“台辅,已经来了。”
四处寻找果然也还是看不到声音的主人。正在老师们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后院处的窗玻璃一下子碎裂。

碎裂的玻璃就在阳子跟前。一下子紧闭了双眼的阳子听到了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而发出的尖叫。
“怎么回事!?”
听到班主任的声音阳子睁开了眼睛,老师从玻璃碎掉的地方向外望去。冷风从面向着大河的窗口吹进来,随着冷风一起进来的,还有一股腥臭。一地碎片。最接近窗户的阳子却没有被碎片溅到,因为那个奇怪的男人一直像盾一样保护着她。
“怎么回事……?”
对着紧紧逼问的阳子,男子有点冷淡的说。
“所以说这里很危险。”
这么说着,他再次抓紧了阳子的手腕。
“这边请。”
她感到了强烈的不安。想挣开被抓住的手腕,那个男人却是完全没有放手的打算,甚至以更强的力量拉住了她。一只手放上了踉跄的阳子的肩膀。
挡住了男子的,是班主任老师。
“这些,都是你搞得鬼吗!?”
男子用危险的眼神看着班主任,冰冷的声音毫不留情。
“与你无关。退下!”
“好像很伟大的样子,你算什么家伙啊?要我们这里的学生干嘛?外面也有同伙吗!?”
班主任对男子愤怒地吼叫后又瞪视着阳子。
“中岛,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阳子更想知道是怎么回事。男子紧紧拽住摇着头的阳子。
“总之请到这边。”
“不要!”
被误解跟这个男人是同伙的话就糟糕了。她扭动着身体想挣开男子的手,这时候上面再次传来了声音。
“台辅。”
声音很紧张。老师们想找出声音的主人向周围看去。男子很明显地皱了眉。
“真是顽固。”
这样抱怨后突然跪了下来。没等阳子反应过来就抓住了她的脚。
“不离御前,誓约忠诚。”
刚说完就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阳子。
“请说允许。”
“什么?”
“你不珍惜性命了吗?————请快说允许。”
被这样凶暴地说道,阳子完全被他的气势压倒,想也没想就点了头。
“允许……”
接下来男子的行动完全让阳子惊呆了。
一瞬间,周围的人发出了吃惊的声音。
“你这家伙!”
“你想干什么!”
阳子只知道目瞪口呆。这个素不相识的男子低下头,用额头去碰触阳子被抓住的脚的表面。
“你要————”
做什么,这句话话还没说完就停住了。
感到一阵晕眩。感觉什么东西冲进了自己体内,一瞬间眼前一片暗。
“中岛!到底怎么回事!?”
班主任的脸涨得通红,怒骂出声。
就在这个时候,“咚”,地面发出低沉的震动的声音,后院剩下的窗玻璃变成了混沌的白色。

Posted on 2008/01/24 Thu. 01:23 [edit]

category: 翻譯練習,十二國記

tb: 0   cm: 0

2--我覺得這種速度我得看上個一年  

2

阳子就读的是一所平凡的女校。是父亲毅然决定的学校,除了是女校这点外没有其他任何特色的私立学校。
阳子初中时的成绩挺好,因而本想去层次更高的学校,事实上老师也强烈推荐了其他学校,但父亲却一点也不肯让步。他似乎是更中意离家里近的、没有不好的风气、也没有奢华校风的这所学校。
一开始看到模拟成绩表而感到可惜的母亲也很快同意了父亲的决定。双亲都如此决定后阳子完全没有了选择的余地。虽然有一所稍微远一点的学校的制服阳子很喜欢,但对拘泥于制服而撒娇这种行为自己也感到过意不去,所以依然什么都没说而听从了安排。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在进入了这所学校一年后也无法对它产生什么特别的留恋。
“早上好!”
阳子一进入教室就大声问了好。有两三个女孩向阳子挥手,其中一个向阳子跑了过来。
“中岛同学,数学作业拷贝了吗?”
“嗯。”
“不好意思,给看一下吧。”
阳子同意了。她们走到窗边自己的位置,将作业摊开,几个女孩聚集在桌子周围立马开始抄写。
“中岛同学真认真啊,不愧是班长。”
她们的话让阳子暧昧的微笑了下。
“真的,好认真!我讨厌作业这种东西,马上会就忘掉了。”
“是啊是啊。虽然想着要做,但根本做不来,折腾了段时间后又睡着了。聪明的人真是好啊。”
“像这种作业,一定一看就明白了吧?”
阳子慌张的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
“那,是喜欢学习咯?”
“怎么会?”
阳子笑了一下。
“我母亲很严厉。”
虽然这并不是事实,但是这样说会比较好。
“睡前总是要一个个检查过,真是受不了。”
事实上不如说是母亲很讨厌阳子学习。虽然也不是对成绩这种东西完全无所谓,但母亲主张有时间去学校还不如学习家事。然而认真学习的原因也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害怕被老师训斥。
“呀,是教育型的妈妈啊。”
“是啊,一天到晚要学习要学习烦死了。”
“理解理解。我家也是这样。一看到我就叫我学习,我哪是这么爱学习的人啊。”
“就是啊。”
阳子叹了口气点头的同时,一个女孩轻轻的叫出了声。
“啊,是杉本。”
一个少女正走进教室。
大家纷纷看向了她,又马上别开视线。佯装寂静的空气在教室中流动。
无视这个学生是这半年来班级里十分流行的一个游戏。她抬起眼睛张望了下整个班级后深深地垂下了头。小心翼翼的走到阳子面前停在左边的位置鞠了个躬。
“中岛同学,早上好。”
她客气谨慎地问候了阳子。阳子的回答在那一瞬间正要冲出喉咙,又马上慌张地咽了下去。因为曾经有一次不小心回答了她,后来马上被同学冷嘲热讽了一番。
于是装作没有在意的样子沉默着。周围的人偷偷笑了起来。
被嘲笑的杉本很是受伤的样子低下头,只是用非议的视线不断射向阳子。感觉到了这样的视线,阳子只能装作附和着周围人的谈话。虽然也觉得被无视的对象很可怜,但违背了周围的人而去同情她的话下次的受害者就是自己了。
“那个……中岛同学”
虽然听到了身边边客气拘谨的声音,阳子还是装作没有注意到的样子。故意无视人家的心情很糟糕,但阳子不知道除了这样自己还能怎么做。
“中岛同学。”
她的耐心很足,这样叫了很多遍。这时候周围的声音一下子中断了,很快大家都将冰冷的视线投向她。阳子也再也不能无视了,抬起眼皮看向对方。虽然看着她,却没有出声。
“那个……数学预习了吗?”
当她拘谨地这样说着的时候,阳子周围的人都哄堂大笑。
“……大致上”
“真不好意思,可以给看一下吗?”
数学老师有在课上点名提问的习惯,阳子终于想起这样看来今天是轮到她了。
阳子看向友人。谁也没有说话,但投射过来的视线却如出一辙。阳子知道大家都期待着她说出拒绝的话,她体会到了痛苦。
“我还想重新再检查一遍。”
这种委婉的拒绝似乎让观众们很不满意。大家纷纷出声。
“中岛同学好温柔————”
暗示阳子太不中用了。阳子无意识地瑟缩了一下。其他同学都表示同意。
“中岛同学,断然拒绝就可以了嘛。”
“就是就是。像你这样的说法,真让人为难。”
“这世上有些人不跟她说说清楚是理解不了的。”
阳子感到很难回答。她没有勇气背叛周围同学的期待,同时也没有勇气对坐在旁边低垂着头的同学说得很过分。于是阳子只能很困扰地微笑了下。
“……嗯”
“中岛同学真是个好人啊。所以谁像那样的,会被依赖的哦。”
“我也想当一次班长呢……”
“我们也知道碰到了就是碰到了,不来的话又不好,碰到这么麻烦的家伙还真是头一次呢。”
“是啊————第一次。”
这样讲着的学生们刻薄地笑着。
“如果把笔记本借给杉本的话,笔记本也要弄脏的吧。”
“啊,那就糟了啊。”
“是吧是吧?”
全班再次大笑。和大家一起笑着的阳子偷偷用眼角看了下旁边的座位。深深垂着头的少女开始落泪。
————杉本同学自己也有责任。
阳子这样对自己说道。谁也不会无缘无故被欺负,之所以会成为被害者一定有她自己的原因。

Posted on 2008/01/23 Wed. 00:35 [edit]

category: 翻譯練習,十二國記

tb: 0   cm: 0

很好很滿足  

要說,終于回復原狀了,
真好……真好……

然后看十二國記,覺得不自己翻譯下沒意思,于是還是自我滿足的翻譯了囧

翻譯還是很有好處的,練習日文,又練習中文<--俺中文實在太挫了orz



十二国記


月之影 影之海(上)


第一章

1

在漆一片中。
她正站在其中呆立不动。
不知从哪里传来高昂而清的音色,那是水滴敲打在水面上的声音。细细的声音在暗里回响,仿佛像在全的洞穴之中,但她知道并不是这样。暗很深,很广。在这没有天也没有地的暗中,亮起了微弱的鲜红色的光。像是在暗的那头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鲜红色光芒的形状不断改变着,舞动着。
逆着红光能够看到无数的影子,有着异形的野兽群聚在一起。
它们真的跳着舞从光芒那边奔跑过来。有猴子有鼠有鸟。虽然变换出各种各样兽的姿态,但无论哪个野兽都和各种图鉴中曾经见过的姿态不同。而且无论是哪一个,都比实际的要大好几倍。红色的野兽色的野兽蓝色的野兽……
它们举起前肢小跑着过来。或者是跳跃着,在空中回旋着,简直像是热闹的节日里的队伍正在接近。说热闹就是热闹,说节日它就是节日。
异形的它们朝着牺牲者跑去。它们为了血祭活贡品而欢喜,蹦跳着跑过来。
证据就是,杀意像风一样呼啸而来。距离到异形群的前排大概已经只有四百米了。野兽们长大着嘴巴,虽然一点声音也听不见,但从表情上可以看出它们在欢呼。没有叫声没有脚步声,只有洞穴中滴水的声音不停的持续。
她对着冲过来的影子只能睁大着眼睛注视着。
——那些东西,如果过来了自己会被杀。
虽然能够这样了解到,身体却动不了。觉得自己恐怕会被撕得粉碎吃下去,但身体完全动弹不得。就算身体可以动,没有逃的地方也没有战斗的方法。
身体中的血液仿佛在逆流。仿佛可以听到那些声音,如同狂啸的波涛声一般。
在注视的期间,距离已经缩小到三百米了。

阳子一下子惊醒。
感触到汗水沿着太阳穴流下,眼睛里也有很大的酸味。惊慌失措的不断眨眼,然后终于深深的喘了口气。
“梦……”
发出声音只是想确认一下。要好好确认一下,如果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会不安。
“那是梦……”
只是梦。只是这一个月来一直持续的一个梦。
阳子慢慢的甩了甩头。房间因为厚厚的窗帘而很暗,将枕边的时钟拉到眼前,离起床的时间稍微早了点。身体很沉重,手和脚的活动都很困难感到黏黏的。
第一次梦到那个梦是在一个月以前。
最初只是一片漆。在高空中落下水滴的声音,自己一个人伫立在一片漆之中。非常不安想动又动不了。
在暗中第一次看到鲜红的光是在同样的梦持续了三天之后。梦中的阳子只是从光芒中感知到恐怖的东西要到来了。只是在暗中有光芒,只是这样的梦就使她尖叫着惊醒,这样持续了五天后看到了影子。
一开始看到红色的光中漂浮着斑点。几天总是看到同样的梦,才知道正越来越接近。知道了有什么东西群聚在一起后经过了数日,到看到异形的野兽又需要数日。
于是阳子把床上的布娃娃拉到身边。
————已经那么近了。
那群家伙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从地平线那边跑过来。恐怕明天,或者后天终于能到达阳子的身边了。
————那样的话,自己要怎么办呢?
这样想着,阳子甩甩头。
————那只是梦。
即使持续了一个月,就算是每天都有进展的梦,梦也应该只是梦而已。
虽然这样告诉自己也无法驱散心中的不安。心脏快速的悸动,耳中听到血液到处奔跑的波涛般的声音,剧烈的呼吸燃烧着喉咙。很长一段时间阳子像是在寻找依靠一般抱紧洋娃娃。

因为睡眠不足和疲劳而沉重的身体强行起了床,穿好制服走下楼。做什么都完全提不起劲,敷衍着洗完脸走去客厅。
“……早上好”
她向朝着洗物槽准备早餐的母亲出声。
“已经起来了?最近很早呢。”
母亲边说边回头向阳子看去。注视的视线一瞬间在阳子身上停了下来,马上变成严厉的神情。
“阳子,又变红了?”
一瞬间阳子没明白被说了什么茫然了一阵子,马上又慌忙用手把头发束了起来。一直以来都将头发整整齐齐绑好才到客厅里来,今天早晨却把睡前绑好的头发解开只是梳了下头而已。
“要不要稍微染一下?”
阳子只是摇摇头。松开的发丝松松软软的擦过脸颊。
阳子的头发是红色的。本来颜色就很浅,被阳光照射过或进了游泳池马上就会褪色。头发一直延伸到背后,发梢的颜色已经淡了。看起来真的好像是脱了色的颜色。
“那么,再剪短一点,怎么样?”
阳子无言的垂下头。垂下头的时候紧急的绑着头发。正好编好三股辫子的时候,颜色稍微看起来浓了点。
“到底是像谁啊……”
母亲板着脸叹了口气。
“前一段时间被老师问了,真的是生来就这样的吗?所以告诉你染一下嘛。”
“因为染发是禁止的。”
“那么稍微剪短一点呢?这样的话也不会那么显眼了。”
阳子垂下头。母亲边倒着咖啡边以冷冷的口气继续说。
“女孩子清清爽爽是最好的。不显眼,朴素点就好。被怀疑是不是特意去搞得很引人注目,作很鲜艳的打扮之类,这样是可耻的啊。人们甚至会怀疑到你的人性。”
阳子默然地凝视着桌布。
“我想一定会有人看到了你的头发觉得你是个不良少女。你也不想被人认为是那种玩乐的人吧。我会给你钱的,回来的时候把头发剪了。”
阳子偷偷的叹了口气。
“阳子,听到了没有?”
“……嗯”
嘴里回答着眼睛却眺望着窗外。有着忧郁色彩的冬天的天空很宽阔,二月中旬,天气依然十分寒冷。

Posted on 2008/01/22 Tue. 00:41 [edit]

category: 翻譯練習,十二國記

tb: 0   cm: 0

·屋主·

·最近日誌·

·最近評論·

·日誌分類·

·LINK·

·DR存檔·

·blog内検索·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