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Room+

風が運ぶもの、明日を開くメロデ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on --/--/-- --. --:-- [edit]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tb: --   cm: --

海豆同學生日快樂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慶生這種事情果然還是和我搭不上什么邊> <
看了下hydeist,果然還是沒亮燈。看到上面一片雪景的時候倒是抽了一抽……汗,目前這雪看著真不舒服= =


ps 沒加密的路由器就是不好,給人占去下載了orz 居然拖得我網速變慢,看來得這里也得搞個p2p終結者了(不會給路由加密再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on 2008/01/29 Tue. 01:26 [edit]

category: ラルク相関

tb: 0   cm: 0

名字就很雷,叫被勾引的保鏢= =  

十二國記我覺得可能會不翻下去了,第一本打印出來了,直接對著看。不翻譯輕松很多哈,速度也可以快,大概不用看一年了XD
現在這個是同學發給我的,我說最好互攻,要不強強,于是給了我這個。于是我看著笑了……

-------------------

我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和公司的前辈一起走向VIP包房,村濑智宏在心中合掌。
这位顾客的名字是“雷纳·帕西万特”。这个三十岁就在世界各地拥有无数影迷的好莱坞明星秘密地来到了日本。
也许今天是用完一生的幸运了,但这样也好。
智宏在心中不断嘟嚷着对顾客热切的憧憬。
尽管作为上流社会御用商人的高级宝石制作者“麦克·帕西万特”的公子,却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爬上高位!虽然有着端正英俊的外貌,但如果对剧本中意的话无论多卑污的角色都会去演,能感觉到强烈的男子气概。要清楚地说明的话就是帅呆了!没有轻佻的行为和失言的地方,经常说一些关心影迷的话。虽然是外国人却非常谦和,这是最好的地方!简直是男人的理想。自我中心的人是我最讨厌的类型。
智宏越是想越是心跳得厉害。
智宏家里有他出演的所有DVD,无论多小的配角都去购买。为了参加首映式,拜托前辈们用他们的内部关系得到门票,不只一次两次请了有薪假期去海外。当然,他也加入了fan club。
同事总是开玩笑说“有这个钱都可以建立家庭了”,智宏却把它们都投资给了这位雷纳,通称leon的男人。
“喂,村濑。我知道你是雷纳·帕西万特的超级影迷,但不可以公私混淆哦,这可是工作。”
被走在旁边的高中纱雾碎碎念,智宏默默的点点头。
“我们的工作是……”
“leon留在日本时的保镖,我知道。”
“不是leon,是雷纳·帕西万特。”
纱雾皱着好看的眉毛,轻轻敲打智宏的胸口改正道。
“如果获得帕西万特先生的允许也是可以叫leon的。”
智宏只是抬起眼睛看看纱雾,这样顶嘴道。
“你这样也还是‘IA’。和心醉的演员见面的fan都和你一样面无表情的吗?稍微表现的开心一点啊。”
IA,正式名称是ice arrow,专门赠予总是有着冰冷言行的智宏,完全不值得高兴的称呼。
虽然身高刚好够上入社规定的178公分,却有着相当称的体型。有着代表坚定意志的两条细长的眉毛,不会太过分的高鼻子,和形状良好的嘴唇。装的好就是“cool beauty”了,但他彻底的冰冷总是伤透对方,于是马上就有了这个称号“就像冰之箭啊→英语就是ice arrow→太长了于是简称IA”。顺便说一下纱雾,因为他执着于对顾客的忠实,又有着180的身高让人觉得他是只大型犬,后辈们偷偷的叫他“狗前辈”。
“前辈,你前后矛盾了。还有,我的名字是村濑智宏,不是什么IA。”
我这么开心,前辈完全没感觉到吗?还是说我应该更加行动派一些?
智宏在心里想象自己挥动着双手叫着“呀活!”的样子,实在是太丢脸了,完全做不出来。
“笨蛋,我故意这么说的。我说你真是完全缺乏表情的家伙。”
“太激烈的表现出喜怒哀乐的话可做不好保镖。”
“我不是在说这个……”
“我的意思是谨慎一些。已经到他门口了。”
智宏停在了门前,偷偷将手贴紧了胸口。
刚想对狂妄的后辈说什么的时候纱雾停下了嘴。
刚想敲门的智宏也缩回了手,皱起眉。
他们听到了房中英语的怒吼声。而且内容还都是还都是充满着播放禁止语的大肆谩骂。虽然听不到详细情况,似乎是在说对同行的不满。
“怎么回事?那种、不入流的俚语……”
“是leon……雷纳·帕西万特先生。好像是‘请安静’里扮演那个从监狱里回来的青年的声音。”
这……这是leon的声音?是的吧?亲耳听到的声音吧?我这么就早亲耳听到了leon的声音!好莱坞明星的声音正响遍我的耳朵!感谢神明!我现在强烈的感动中!leon果然最棒!
虽然完全无法从智宏冷静的表情中看出来,其实他已经感动到飞起来了。
想快看到真人,于是敲了门。
虽然怒吼停止了,里面却没有回答。
两个人歪着头对看了下,换成纱雾敲门。
“请进请进!让你们久等了!”
打开门的男性苦笑着说。
虽然怎么看都是外国人,日语却讲的相当流利,智宏和纱雾在内心惊了一下。但马上两人都转换到了工作状态。
“我们是佳迪安·罗布日本分社的。我叫高中纱雾,他叫村濑智宏。”
既然他讲的是日语,于是这边也用日语介绍。
纱雾想“在没确认对方的身份前开门是危险的”,于是从外套的口袋中取出带有照片的社员证,告诉对方自己所属的公司和姓名。
智宏也给对方看了社员证。
“我是罗兰·贝鲁纳鲁,leon的经纪人。马上给你们介绍leon,请跟我来这边。”
“好的,贝鲁纳鲁先生。”
“我可不需要叫什么先生,直接叫我罗兰好了。”
罗兰很亲热的拍拍纱雾的肩膀。
“是吗……”
“知道了。”
不自在的纱雾旁边,智宏冷静的回答。
“喂,村濑。”
“前辈,这是顾客的要求。”
既然贝鲁纳鲁先生是罗兰,那么帕西万特先生可能也可以叫做leon了!这样的话绝对要说“yes”!
智宏内心火热,表情却还是相当酷,他看一眼纱雾。
纱雾虽然皱了下眉,还是回答“知道了”。
“那太好了。leon!保镖到了哦!总之你给我调整心情!”
罗兰朝着里屋大声喊道。
“哪里的谁心情不好了?好不容易来到向往已久的日本怎么可能心情不好呢?”
leon穿着简便的T恤和牛仔裤往沙发坐下,交叠着双腿优雅地微笑着。
这个笑容,和杂志上与电视采访中回答问题的时候完全没有改变。

Posted on 2008/01/27 Sun. 13:31 [edit]

category: 翻譯練習,bl雷文囧

tb: 0   cm: 0

5  

5

那一瞬间,仿佛可以看到大量的水灌注进来。
四处散落的玻璃碎片反射着锐利的光芒蜂拥而来。
她马上闭上眼睛,抬起胳膊转过头去。胳膊、脸和身体都感觉到了轻微的疼痛。本应该有很骇人的声响,阳子却什么也没听见。
确认已经没有了像小石头击打在身上的感觉,她睁开了眼。教室因为玻璃碎片的关系挥洒了一地光辉。聚集在这里的老师全都蹲在地上,班主任躺在阳子的脚边。
阳子查看了老师的伤势,发现他的身体被无数的碎片刺伤了,她听到了老师的呻吟声。
阳子马上朝自己身上看去,虽然她就站在班主任旁边,却连一个伤口都没有。
班主任抓住了正惊讶的阳子的脚。
“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
那个男子扯下了班主任沾满鲜血的手。
“走吧。”
那个男子也没有受伤。
阳子摇头。如果跟他走的话就真的被认为是同伙了。但是她的手被拉着,连脚也跟着动了起来,因为感到留在那个地方实在太可怕。敌人来了,她无法体会这句话的现实感。但留在这个因全是伤者而发出血腥味的地方着实让人害怕。

在逃出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碰上了过来的老师。
“怎么了!?”
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师怒吼道,皱着眉盯住阳子旁边的男子。阳子还没说话,男子就抬起手指了指办公室。
“需要治疗,有人受伤了。”
说完就拉住阳子的手。背后的老师似乎在叫喊着什么,但什么也没听清。
“到、到哪里去?”
男子不下楼梯,反而往上走,阳子询问出声。她想逃出这个地方回家而指向楼下,男子拉着她向上奔去。
“那里是屋顶……”
“别说了,到这里来。那里的话会有人过来。”
“但是”
“我们过去只会给人添麻烦。”
“麻烦是……”
“你想把无关的人也卷进来吗?”
男子打开了通向屋顶的门,紧紧拉住阳子的手。
他说把无关的人卷进来,意思是说阳子不是无关的人吗?男子说的“敌人”到底是什么?虽然很想问,但却不知为何退缩了。
被拉着手踉跄着达到了屋顶,这时候从背后传来了奇怪的轰鸣声。
仿佛是生锈的金属零件发出的声音,阳子向背后望去。在刚刚通过的门的上面看到了一个影子。
茶色的翅膀。色彩鲜艳并弯曲的嘴大大地张开,发出类似于猫兴奋时奇怪的声音。
那是一只张开翅膀足有五米长的巨鸟。
————那是
身体像是被捆绑住一样动弹不得。
————是梦中的那个家伙。
怪声和浓重的杀气从屋顶扑面而来。夜开始降临,布满云层的天空阴暗非常,从褶皱般的云层中某处泄露的夕阳透射出幽幽的红光。
那像鹫一样的鸟长着犄角。它晃着脑袋用力地拍打翅膀,一股风带着恶心的臭气压迫而来。就和梦中一样,阳子只能呆呆的看着。
巨鸟的身体飞舞起来,轻松地飞在空中,又一次用力地拍打翅膀,接着突然改变了翅膀的角度。
这是要俯冲的阵势,阳子呆呆的想道。巨大的脚爪直接指向了阳子。她看到了覆盖着茶色羽毛的腿和压倒性的巨大尖锐的钩爪。
阳子还没回过神来,巨鸟的身体已经直冲下来,她甚至没来得及尖叫。
阳子的眼睛虽然是挣开的,但却什么也没看见。接着感到肩膀一阵钝痛,她想那是钩爪要把自己撕裂的缘故。
“骠骑!”
某处传来声音,眼前流过暗红色的鲜血。
————是血……
虽然这样想到,却没有感到特别的疼痛。
阳子渐渐闭上了眼睛。比想象中轻松呢,她想着,本以为死是更加可怕的。
“振作点!”
被这个有力声音的主人摇动着肩膀,阳子醒了过来。
男子的脸正对着她。感到背后正靠着水泥地,左肩感觉到陷入了围墙之中。
“现在不是犯糊涂的时候!”
阳子跳了起来。发现自己滚到了离原来站着的地方很远的这里。
怪声还在持续,能看到门前的巨鸟在拍动翅膀。
充满压力的风迎面吹来。钩爪挖着屋顶的混凝土,爪子深深地陷入地面的巨鸟似乎不太容易活动。
急躁地摇晃着大脑袋,阳子终于看到有个红色的野兽正咬着它的脖子。全身覆盖着暗红色毛发的像豹子一样的野兽。
“……什么啊”
阳子尖叫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
“所以说很危险。”
男子拉起了阳子。阳子一会看看男子又看看鸟。
巨鸟和野兽剧烈地纠缠在一起。
“芥瑚。”
似乎是回应男子的声音,水泥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女人。被羽毛覆盖的女子的上半身仿佛在浮出水面。
女子如同翅膀一样的手臂抱着一柄剑。拥有着精美的剑鞘,可以用宝剑来称呼。剑柄是金的,剑鞘也用金子做装饰,到处散布着似乎是宝石和玉的这柄剑看不出有它实用的地方。
男子从女人的手臂中取出剑,然后直接将剑放在阳子面前。
“……做什么?”
“这是您的东西。请使用它。”
阳子看看男子,又看了看剑。
“……我?难道不是给你的吗?”
男子不快的将剑塞进阳子手里。
“我对挥剑没兴趣。”
“在这种情况下你难道不是应该用它救我吗!?”
“不巧我不会剑术。”
“不是吧!”
手中的剑比看起来要沉重,完全不觉得自己能挥动得起来。
“我也不会啊!”
“那您准备乖乖的被杀吗?”
“不要!”
“那么就使用它。”
阳子的头脑混乱到了极致。只是有着强烈的信念,她不要被杀!
虽然这样她还是没有挥舞这柄剑的勇气。因为没有那样的力量和技术。用这柄剑和用不了这柄剑,两种声音在阳子脑海中交替,最后使阳子做出了第三种行动。
她把剑扔了过去。
“你干什么————愚蠢!”
男子的声音惊怒交加。
瞄准着巨鸟的剑并没有到达目标。掠过拍动着的翅膀末梢,正好落在巨鸟的脚下。
“真是的。————骠骑!”
听起来似乎是咂了下嘴。
将爪子扎进巨鸟翅膀的暗红色野兽听了男子的声音后离开了,弯下身体叼起剑飞快的跑回阳子这里。
拿起剑,男子向野兽问道。
“还能坚持下去吗?”
“还行。”
居然听到了这只叫骠骑的野兽清晰地回答了。
拜托了,这样简短地吩咐过后对在旁待命的鸟一般的女人出声。
“芥瑚。”
女人在回应的同时,细小的石子飞了过来。
巨鸟把爪子从水泥地里拔了出来,石沫飞溅而来。
红色野兽向准备飞起来的巨鸟飞扑过去。不知何时已经现出全身的女人飞上空中加入了战局。女人的腿和人类一样,只是被羽毛所覆盖着,她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
“班渠,绒朔。”
在女人现身的同时男子呼唤道。两头巨大的野兽出现了。一只像是大型犬,另一只似乎是狒狒。
“班渠,你负责这里。绒朔,你带着这位。”
“遵命。”
两只野兽低下头。
对它们点了点头,男子转身毫不犹豫地走近围墙,接着迅速消失不见。
“……怎么!你等等!”
这样叫出声的时候,那个狒狒一样的野兽伸出了手。
抓住阳子的身体,也没有问同不同意就抱住了她。阳子一下子尖叫出声。无视尖叫的狒狒将阳子抱在腋下,冲破现场跳出围墙之外。

----------------------
心情真糟。
小被不知我媽還是我爸抱走了,居然沒還回來,搞什么鬼。。。我要睡不著了TAT

Posted on 2008/01/25 Fri. 02:19 [edit]

category: 翻譯練習,十二國記

tb: 0   cm: 0

3、4——這樣算不算是加快速度?  

話說查過的單詞記不住啊記不住*抱頭*

誒喲我真是受不了哦,記事本要抽,都懷疑中毒了,連fc2也要抽,修改一下就會變沒標題,話說自從fc2換了新管理頁面就盡是RP的抽,TMD老娘氣死了!
誒喲換了舊管理畫面果然好了= =

------------------------------------------


3

————没有天也没有地的暗之中,传来高空中落下水滴的声音。
阳子伫立在这片暗之中。
面向着的方向,能看到微弱的鲜红色的光芒。逆着这道光芒无数的影子蠢蠢欲动。异形的野兽们蹦跳着冲过来。
兽群和自己的距离只剩下了两百米。异形们相当巨大,致使距离看起来更短。能够看到张大着嘴的猴子身上的毛发反射出的红光和跳跃时拉长的肌肉。已经只剩下这么点距离了。
身体无法动弹,发不出声音。只能睁大着快要撑裂的眼睛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不断靠近。
他们跑着,跳着,舞动着身体冲过来。杀意像突然刮起的狂风一般呼啸而来让她喘不过气。
————不醒来的话。
在那群东西到来之前一定要从梦中醒来。
虽然不断地这样祈祷但却没有可以醒来的方法。如果可以凭借意志力醒来的话她一早就这么做了。
无计可施只能这么看着的时候,距离已经只剩下一半。
————一定要醒来!
让人咬紧牙关的焦躁向她侵袭而来,在体内不断回旋像是要从皮肤里冲出来。剧烈的呼吸着,心脏急速的跳动,在体内到处奔走的鲜血发出海鸣般的声音。
————无论用何种方法都要从这里逃出去!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头顶一股气流。强烈的杀意向阳子压迫而来。阳子第一次在梦中有了动作,她向头顶望去。
是茶色的翅膀。还有同样是茶色的强健的腿和可怕尖锐的大爪子。
她脑中甚至没来得及浮现出“快逃”的想法,一瞬间体内的波涛加强,阳子尖叫了起来。

“中岛同学!”
阳子一下子从她所在的地方逃走了。身体只想着逃跑,完全没经过思考就这么做了。逃跑后才终于注意到了周围的状况。
呆若木鸡的女老师和同样呆掉的学生们。一瞬间大家全都大笑起来。
阳子松了口气,又马上脸红了。
她在课上睡着了。最近这段时间因为梦的缘故睡眠一直很差,睡得也总是很浅。之前因为睡眠不足在上课的时候也总是打瞌睡,但做梦却是头一次。
女老师不客气地走向阳子。怎么偏偏是这个不知为何总看阳子不顺眼的老师。阳子咬着嘴唇,她基本上一直很受老师们的欢迎,但无论表现得多么顺从,总也无法和这位老师好好相处。
“……真是”
她将英语教科书敲打在阳子的桌面上。
“在课上睡着的学生也见过,能睡迷糊睡得这么舒服还是第一次碰到。”
阳子低着头回到座位。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学校里来的啊?要睡的话回家去睡,讨厌上课的话就别勉强自己不要来算了!”
“……很抱歉”
老师用教科书的一角敲打着桌面。
“还是说,夜生活就这么忙碌吗?”
学生们哄堂大笑。无所顾忌的笑着的学生中混杂着阳子的朋友。左边的座位传来很刻意的大笑声。
女老师随意的把垂在阳子背上的一条辫子纠了起来。
“据说这是天生的?”
“……是的”
“是吗?我有个高中同学也是这样呢,跟你一样的头发。我怎么想起她来了呢?”
老师这么说着笑出声。
“虽然那个人跟你不一样是用染的。三年级的时候从学校退学了,现在她怎么样了呢?真怀念啊。”
教室的角落里传来偷笑声。
“————那么,你到底想不想学习?”
“……想”
“是嘛?那上课时好好站着,这样就不会睡着了吧?”
老师这么命令后含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回到了讲台。
在站着的这一节课中,教室中的偷笑声一直没有间断过。

阳子在那天放学后被班主任叫了过去。好像是听到了英语课时的事情。
被叫到办公室,对于她过着什么生活问了很长时间。
“有老师说你出去过夜生活。”
中年的班主任皱着眉这样说道。
“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熬夜在做什么事情?”
“……不是”
怎么也无法将梦的事情告诉他人。
“看电视看到很晚吗?”
“不是,那个……”
阳子慌张地找着理由。
“因为期中考试的成绩退步了……”
班主任马上接受了这个理由。
“啊,这样不太好呢。是这样啊。……但是呢,中岛。”
“是。”
“不管晚上学习到多晚,不听重要的课是没有意义的。”
“很抱歉。”
“我并不是想听你的道歉。中岛你很容易被人误解,看看你头发的颜色这么显眼,要不要处理一下?”
“今天想去剪的……”
“是吗?”
班主任点着头。
“你是女孩子也许是不想剪,但这样也是为你好。会有老师认为你是染的,认为你是那种整天游玩的孩子啊。”
“是。”
班主任向阳子挥挥手。
“那么,你可以回去了。”
“是。那我走了。”
阳子鞠了个躬。就在这个时候,从背后传来了说话声。

4

“……找到了。”
微微的海的味道随着声音一起出现。
班主任疑惑得看着阳子的背后,于是阳子也回过头。
阳子背后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完全是一张不认识的脸。
“就是你了。”
男子直接对阳子说道。大概三十岁不到,让人惊讶的奇怪男人。穿着类似于和服下摆很长的衣服,像是带着能面具的脸和长到膝盖的头发,只是这样就已经很奇怪了,而他的头发还是极不自然的淡金色。
“你是谁?”
班主任责问道。男子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甚至做出了让人目瞪口呆的事。她跪在阳子的脚跟,深深的扣下头。
“……终于找到您了。”
“中岛,是你认识的人?”
听到班主任的提问,呆住的阳子忙摇头。
“不是的。”
碰到这样奇怪的事情,别说阳子,班主任也无法反应过来。正在他们困惑地注视着的时候,男子站了起来。
“请和我一起走。”
“啊……?”
“中岛,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
阳子才想问呢。她求救般的望着班主任。还留在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很诧异地聚集了过来。
“你是什么家伙?学校禁止关系者以外的人进入!”
班主任似乎是终于想起来的样子严厉的说道,男子面无表情地和老师对视,毫无惧意。
“和你无关。”
他冰冷的说道,看向聚集在周围的老师们。
“你们也一样,退下。”
都被他盛气凌人的话吓了一跳,同样相当惊讶的阳子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之后我会向您说明情况,总之现在请跟我走。”
“不好意思”
阳子正想问他是谁,突然附近出现了一个声音。
“台辅。”
像是听到了呼唤,男子抬起头。也许这是这个奇怪男人的名字。
“怎么了?”
男子皱着眉问道,但他问话的方向并看不到声音的主人。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声音再次回响。
“追兵似乎过来了。”
能面具般的脸一下子变得很严肃。点了点头马上抓住阳子的手腕。
“失礼了。————这个地方很危险,请跟我来。”
“……危险是指”
“没有时间说明了。”
被一口拒绝的阳子不自觉地瑟缩了下身子。
“敌人马上要到来了。”
“……敌人?”
阳子感到说不出的一阵不安,又这样问道的时候,那个声音再次出现了。
“台辅,已经来了。”
四处寻找果然也还是看不到声音的主人。正在老师们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后院处的窗玻璃一下子碎裂。

碎裂的玻璃就在阳子跟前。一下子紧闭了双眼的阳子听到了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而发出的尖叫。
“怎么回事!?”
听到班主任的声音阳子睁开了眼睛,老师从玻璃碎掉的地方向外望去。冷风从面向着大河的窗口吹进来,随着冷风一起进来的,还有一股腥臭。一地碎片。最接近窗户的阳子却没有被碎片溅到,因为那个奇怪的男人一直像盾一样保护着她。
“怎么回事……?”
对着紧紧逼问的阳子,男子有点冷淡的说。
“所以说这里很危险。”
这么说着,他再次抓紧了阳子的手腕。
“这边请。”
她感到了强烈的不安。想挣开被抓住的手腕,那个男人却是完全没有放手的打算,甚至以更强的力量拉住了她。一只手放上了踉跄的阳子的肩膀。
挡住了男子的,是班主任老师。
“这些,都是你搞得鬼吗!?”
男子用危险的眼神看着班主任,冰冷的声音毫不留情。
“与你无关。退下!”
“好像很伟大的样子,你算什么家伙啊?要我们这里的学生干嘛?外面也有同伙吗!?”
班主任对男子愤怒地吼叫后又瞪视着阳子。
“中岛,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阳子更想知道是怎么回事。男子紧紧拽住摇着头的阳子。
“总之请到这边。”
“不要!”
被误解跟这个男人是同伙的话就糟糕了。她扭动着身体想挣开男子的手,这时候上面再次传来了声音。
“台辅。”
声音很紧张。老师们想找出声音的主人向周围看去。男子很明显地皱了眉。
“真是顽固。”
这样抱怨后突然跪了下来。没等阳子反应过来就抓住了她的脚。
“不离御前,誓约忠诚。”
刚说完就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阳子。
“请说允许。”
“什么?”
“你不珍惜性命了吗?————请快说允许。”
被这样凶暴地说道,阳子完全被他的气势压倒,想也没想就点了头。
“允许……”
接下来男子的行动完全让阳子惊呆了。
一瞬间,周围的人发出了吃惊的声音。
“你这家伙!”
“你想干什么!”
阳子只知道目瞪口呆。这个素不相识的男子低下头,用额头去碰触阳子被抓住的脚的表面。
“你要————”
做什么,这句话话还没说完就停住了。
感到一阵晕眩。感觉什么东西冲进了自己体内,一瞬间眼前一片暗。
“中岛!到底怎么回事!?”
班主任的脸涨得通红,怒骂出声。
就在这个时候,“咚”,地面发出低沉的震动的声音,后院剩下的窗玻璃变成了混沌的白色。

Posted on 2008/01/24 Thu. 01:23 [edit]

category: 翻譯練習,十二國記

tb: 0   cm: 0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陰溝里翻船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會這樣啊!!!!!!!!!!!!!!
完了我的一世英名!!!!!!!!!!!!!!!!!!!!!!
這簡直比搜到漫畫書嚴重一百倍啊!!!!!!!!!!!!!!!!!!!!
怎么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辦怎么怎么辦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不可以裝做什么都沒發生啊!!!!!!!!!!!!!!!!!
拜托了啊>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佛祖保佑真主保佑上帝保佑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啊………………………………………………………………………………………

Posted on 2008/01/23 Wed. 13:39 [edit]

category: 閑來無事

tb: 0   cm: 0

2--我覺得這種速度我得看上個一年  

2

阳子就读的是一所平凡的女校。是父亲毅然决定的学校,除了是女校这点外没有其他任何特色的私立学校。
阳子初中时的成绩挺好,因而本想去层次更高的学校,事实上老师也强烈推荐了其他学校,但父亲却一点也不肯让步。他似乎是更中意离家里近的、没有不好的风气、也没有奢华校风的这所学校。
一开始看到模拟成绩表而感到可惜的母亲也很快同意了父亲的决定。双亲都如此决定后阳子完全没有了选择的余地。虽然有一所稍微远一点的学校的制服阳子很喜欢,但对拘泥于制服而撒娇这种行为自己也感到过意不去,所以依然什么都没说而听从了安排。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在进入了这所学校一年后也无法对它产生什么特别的留恋。
“早上好!”
阳子一进入教室就大声问了好。有两三个女孩向阳子挥手,其中一个向阳子跑了过来。
“中岛同学,数学作业拷贝了吗?”
“嗯。”
“不好意思,给看一下吧。”
阳子同意了。她们走到窗边自己的位置,将作业摊开,几个女孩聚集在桌子周围立马开始抄写。
“中岛同学真认真啊,不愧是班长。”
她们的话让阳子暧昧的微笑了下。
“真的,好认真!我讨厌作业这种东西,马上会就忘掉了。”
“是啊是啊。虽然想着要做,但根本做不来,折腾了段时间后又睡着了。聪明的人真是好啊。”
“像这种作业,一定一看就明白了吧?”
阳子慌张的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
“那,是喜欢学习咯?”
“怎么会?”
阳子笑了一下。
“我母亲很严厉。”
虽然这并不是事实,但是这样说会比较好。
“睡前总是要一个个检查过,真是受不了。”
事实上不如说是母亲很讨厌阳子学习。虽然也不是对成绩这种东西完全无所谓,但母亲主张有时间去学校还不如学习家事。然而认真学习的原因也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害怕被老师训斥。
“呀,是教育型的妈妈啊。”
“是啊,一天到晚要学习要学习烦死了。”
“理解理解。我家也是这样。一看到我就叫我学习,我哪是这么爱学习的人啊。”
“就是啊。”
阳子叹了口气点头的同时,一个女孩轻轻的叫出了声。
“啊,是杉本。”
一个少女正走进教室。
大家纷纷看向了她,又马上别开视线。佯装寂静的空气在教室中流动。
无视这个学生是这半年来班级里十分流行的一个游戏。她抬起眼睛张望了下整个班级后深深地垂下了头。小心翼翼的走到阳子面前停在左边的位置鞠了个躬。
“中岛同学,早上好。”
她客气谨慎地问候了阳子。阳子的回答在那一瞬间正要冲出喉咙,又马上慌张地咽了下去。因为曾经有一次不小心回答了她,后来马上被同学冷嘲热讽了一番。
于是装作没有在意的样子沉默着。周围的人偷偷笑了起来。
被嘲笑的杉本很是受伤的样子低下头,只是用非议的视线不断射向阳子。感觉到了这样的视线,阳子只能装作附和着周围人的谈话。虽然也觉得被无视的对象很可怜,但违背了周围的人而去同情她的话下次的受害者就是自己了。
“那个……中岛同学”
虽然听到了身边边客气拘谨的声音,阳子还是装作没有注意到的样子。故意无视人家的心情很糟糕,但阳子不知道除了这样自己还能怎么做。
“中岛同学。”
她的耐心很足,这样叫了很多遍。这时候周围的声音一下子中断了,很快大家都将冰冷的视线投向她。阳子也再也不能无视了,抬起眼皮看向对方。虽然看着她,却没有出声。
“那个……数学预习了吗?”
当她拘谨地这样说着的时候,阳子周围的人都哄堂大笑。
“……大致上”
“真不好意思,可以给看一下吗?”
数学老师有在课上点名提问的习惯,阳子终于想起这样看来今天是轮到她了。
阳子看向友人。谁也没有说话,但投射过来的视线却如出一辙。阳子知道大家都期待着她说出拒绝的话,她体会到了痛苦。
“我还想重新再检查一遍。”
这种委婉的拒绝似乎让观众们很不满意。大家纷纷出声。
“中岛同学好温柔————”
暗示阳子太不中用了。阳子无意识地瑟缩了一下。其他同学都表示同意。
“中岛同学,断然拒绝就可以了嘛。”
“就是就是。像你这样的说法,真让人为难。”
“这世上有些人不跟她说说清楚是理解不了的。”
阳子感到很难回答。她没有勇气背叛周围同学的期待,同时也没有勇气对坐在旁边低垂着头的同学说得很过分。于是阳子只能很困扰地微笑了下。
“……嗯”
“中岛同学真是个好人啊。所以谁像那样的,会被依赖的哦。”
“我也想当一次班长呢……”
“我们也知道碰到了就是碰到了,不来的话又不好,碰到这么麻烦的家伙还真是头一次呢。”
“是啊————第一次。”
这样讲着的学生们刻薄地笑着。
“如果把笔记本借给杉本的话,笔记本也要弄脏的吧。”
“啊,那就糟了啊。”
“是吧是吧?”
全班再次大笑。和大家一起笑着的阳子偷偷用眼角看了下旁边的座位。深深垂着头的少女开始落泪。
————杉本同学自己也有责任。
阳子这样对自己说道。谁也不会无缘无故被欺负,之所以会成为被害者一定有她自己的原因。

Posted on 2008/01/23 Wed. 00:35 [edit]

category: 翻譯練習,十二國記

tb: 0   cm: 0

很好很滿足  

要說,終于回復原狀了,
真好……真好……

然后看十二國記,覺得不自己翻譯下沒意思,于是還是自我滿足的翻譯了囧

翻譯還是很有好處的,練習日文,又練習中文<--俺中文實在太挫了orz



十二国記


月之影 影之海(上)


第一章

1

在漆一片中。
她正站在其中呆立不动。
不知从哪里传来高昂而清的音色,那是水滴敲打在水面上的声音。细细的声音在暗里回响,仿佛像在全的洞穴之中,但她知道并不是这样。暗很深,很广。在这没有天也没有地的暗中,亮起了微弱的鲜红色的光。像是在暗的那头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鲜红色光芒的形状不断改变着,舞动着。
逆着红光能够看到无数的影子,有着异形的野兽群聚在一起。
它们真的跳着舞从光芒那边奔跑过来。有猴子有鼠有鸟。虽然变换出各种各样兽的姿态,但无论哪个野兽都和各种图鉴中曾经见过的姿态不同。而且无论是哪一个,都比实际的要大好几倍。红色的野兽色的野兽蓝色的野兽……
它们举起前肢小跑着过来。或者是跳跃着,在空中回旋着,简直像是热闹的节日里的队伍正在接近。说热闹就是热闹,说节日它就是节日。
异形的它们朝着牺牲者跑去。它们为了血祭活贡品而欢喜,蹦跳着跑过来。
证据就是,杀意像风一样呼啸而来。距离到异形群的前排大概已经只有四百米了。野兽们长大着嘴巴,虽然一点声音也听不见,但从表情上可以看出它们在欢呼。没有叫声没有脚步声,只有洞穴中滴水的声音不停的持续。
她对着冲过来的影子只能睁大着眼睛注视着。
——那些东西,如果过来了自己会被杀。
虽然能够这样了解到,身体却动不了。觉得自己恐怕会被撕得粉碎吃下去,但身体完全动弹不得。就算身体可以动,没有逃的地方也没有战斗的方法。
身体中的血液仿佛在逆流。仿佛可以听到那些声音,如同狂啸的波涛声一般。
在注视的期间,距离已经缩小到三百米了。

阳子一下子惊醒。
感触到汗水沿着太阳穴流下,眼睛里也有很大的酸味。惊慌失措的不断眨眼,然后终于深深的喘了口气。
“梦……”
发出声音只是想确认一下。要好好确认一下,如果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会不安。
“那是梦……”
只是梦。只是这一个月来一直持续的一个梦。
阳子慢慢的甩了甩头。房间因为厚厚的窗帘而很暗,将枕边的时钟拉到眼前,离起床的时间稍微早了点。身体很沉重,手和脚的活动都很困难感到黏黏的。
第一次梦到那个梦是在一个月以前。
最初只是一片漆。在高空中落下水滴的声音,自己一个人伫立在一片漆之中。非常不安想动又动不了。
在暗中第一次看到鲜红的光是在同样的梦持续了三天之后。梦中的阳子只是从光芒中感知到恐怖的东西要到来了。只是在暗中有光芒,只是这样的梦就使她尖叫着惊醒,这样持续了五天后看到了影子。
一开始看到红色的光中漂浮着斑点。几天总是看到同样的梦,才知道正越来越接近。知道了有什么东西群聚在一起后经过了数日,到看到异形的野兽又需要数日。
于是阳子把床上的布娃娃拉到身边。
————已经那么近了。
那群家伙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从地平线那边跑过来。恐怕明天,或者后天终于能到达阳子的身边了。
————那样的话,自己要怎么办呢?
这样想着,阳子甩甩头。
————那只是梦。
即使持续了一个月,就算是每天都有进展的梦,梦也应该只是梦而已。
虽然这样告诉自己也无法驱散心中的不安。心脏快速的悸动,耳中听到血液到处奔跑的波涛般的声音,剧烈的呼吸燃烧着喉咙。很长一段时间阳子像是在寻找依靠一般抱紧洋娃娃。

因为睡眠不足和疲劳而沉重的身体强行起了床,穿好制服走下楼。做什么都完全提不起劲,敷衍着洗完脸走去客厅。
“……早上好”
她向朝着洗物槽准备早餐的母亲出声。
“已经起来了?最近很早呢。”
母亲边说边回头向阳子看去。注视的视线一瞬间在阳子身上停了下来,马上变成严厉的神情。
“阳子,又变红了?”
一瞬间阳子没明白被说了什么茫然了一阵子,马上又慌忙用手把头发束了起来。一直以来都将头发整整齐齐绑好才到客厅里来,今天早晨却把睡前绑好的头发解开只是梳了下头而已。
“要不要稍微染一下?”
阳子只是摇摇头。松开的发丝松松软软的擦过脸颊。
阳子的头发是红色的。本来颜色就很浅,被阳光照射过或进了游泳池马上就会褪色。头发一直延伸到背后,发梢的颜色已经淡了。看起来真的好像是脱了色的颜色。
“那么,再剪短一点,怎么样?”
阳子无言的垂下头。垂下头的时候紧急的绑着头发。正好编好三股辫子的时候,颜色稍微看起来浓了点。
“到底是像谁啊……”
母亲板着脸叹了口气。
“前一段时间被老师问了,真的是生来就这样的吗?所以告诉你染一下嘛。”
“因为染发是禁止的。”
“那么稍微剪短一点呢?这样的话也不会那么显眼了。”
阳子垂下头。母亲边倒着咖啡边以冷冷的口气继续说。
“女孩子清清爽爽是最好的。不显眼,朴素点就好。被怀疑是不是特意去搞得很引人注目,作很鲜艳的打扮之类,这样是可耻的啊。人们甚至会怀疑到你的人性。”
阳子默然地凝视着桌布。
“我想一定会有人看到了你的头发觉得你是个不良少女。你也不想被人认为是那种玩乐的人吧。我会给你钱的,回来的时候把头发剪了。”
阳子偷偷的叹了口气。
“阳子,听到了没有?”
“……嗯”
嘴里回答着眼睛却眺望着窗外。有着忧郁色彩的冬天的天空很宽阔,二月中旬,天气依然十分寒冷。

Posted on 2008/01/22 Tue. 00:41 [edit]

category: 翻譯練習,十二國記

tb: 0   cm: 0

標題真是個很煩人的存在= =  

找了下十二國記的電子版,居然真的有誒<--這人太小看國人的盜版水平了= =
本來想讓我爸打印下來,被拒絕了——頁數太多……
于是只能對著電腦屏幕拼命了,不能劃劃弄弄有點可惜,對著電腦看大段日文有點累,不過總比花600塊買原版好吧orz


然后說,昨天在DZ論壇看到有人轉AS-ABEL,個人很心的一個孩子。
以前就想什么時候錢夠了去接個ABEL頭配V社的美白身(AS的身體相當不能接受,那脖子粗得跟什么似的= =)。于是突然間就看到有人轉,可以單接頭,價格很HD,還可以送妝(那位親畫的妝從以前就一直很萌),怎么想怎么心動…… 可是最近算是敏感期間,反正家內不能新添人口了,如果接的話得找個人寄養這只飛頭,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將身體配上,這孩子注定得困難很長一段時間啊。于是很猶豫
話說我好像從沒這樣為是否買一樣東西猶豫過哦啊。睡覺前在考慮,一覺醒來一睜開眼睛又繼續考慮,整天在考慮,期間無比矛盾,還是下不定決心…… 于是沒有意外的……再去看的時候已經被沒有猶豫的人接走了………… 此事終于over,不用再矛盾了TTTTTTTTTTT
不過經過這次的糾結,倒是讓我對ABEL加了些執著。其實以前也就是心的孩子之一,不一定非要接,但這次眼看著ABEL飛走實在是……心有不甘(汗) 糾結出感情了啊……

說起來,心的孩子好像太多了些,也許還要繼續多。
DZ-莫紋
AE-墨
BG-SKY
AS-ABEL
V-教A
V-四姐妹or1番
V-威廉
5男2女,看上去有點壯觀的名單…… 一定要接的是教A,接下來應該是莫紋和威廉,不過這兩個的價格差太大,威廉的實現性完全要靠堅持和金錢,這個……如果有錢……真好…… 之前飛走的ABEL,不知道待我接的起V社美白身的時候還在賣伐……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Posted on 2008/01/21 Mon. 14:27 [edit]

category: 閑來無事

tb: 0   cm: 0

唔……  

在看守下必須背單詞,這樣不是辦法,于是想看日文原版書。
淘寶上找。
名著,太深奧,不要;言情,受不了,不要;耽美,封面太勁爆,不能要……
即使這樣還是很快看中——十二國記,當初看動畫就看得欲罷不能,書一定絕贊!二手,全12冊,600元——很合算很心動很想看——沒錢!!!
人生就是充滿了無奈啊…………
真的好像買………………

Posted on 2008/01/19 Sat. 19:47 [edit]

category: 閑來無事

tb: 0   cm: 0

無題  

昨天回家了。
孩子們浮出水面。因為之前父母似乎有察覺,所以也一直覺得,或者說是希望他們能夠接受。我一直往最好的方面想,導致壞結果出現的時候一下子無法接受。
我說如果我不是這個興趣,也會是這樣那樣別的興趣。同樣就算我錢沒有花在這上面,也自有花的地方。一個人活著不就是為了滿足自己么?如果只是為了以后朝九晚五的工作,相夫教子,這種人生有是什么意義?難道說我的興趣不大眾,你們無法理解,就是“不正常”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肯定會越來越不正常吧。以前是“追星”,被念了這么久,現在是玩娃娃,你們難道還企望著我以后會有個“正常”的興趣么?我只會越來越變態,恐怕這輩子都不能順著你們期望的道路走下去了。
昨天在床上就一直在想,一直哭,告訴自己不能想了不能想了要睡覺了還是完全控制不住。想是不是干脆把孩子轉手算了,被這樣的監視質疑孩子也養不好,還不如給個好人家,自己也不會再被這樣念。還想到了在轉手前給他們上最后一次妝。越想越傷心,這時候才更加感覺到自己對他們的感情,一下子覺得他們真的有靈魂。在暗中就不停的摸摸他們的腳他們的手,一個勁的哭,舍不得讓他們離開,越是想到轉手越是舍不得。一下子下定決心絕對要留著他們,總有經濟獨立的一天,就算現在他們只能默默的靠在床角一動都不能動,熬過去了就好了吧,如果這次讓他們走了,以后就找不回來了,即使再接一次塵和赤,也再也不是原來的孩子了。一切總會過去的,我還沒弱到非要靠轉孩子來解決問題。
慢慢又想到被問道“你以后還準不準備談戀愛生孩子?”我該怎么回答?笑,難道連這你們都察覺了嗎?我不想生孩子,我討厭小孩。我經常會覺得如果以后就這么一個人也蠻好,反正沒有所愛之人,沒有志同道合理解我的人,誰會要一個不正常的女人做妻子?一個人想干嘛就干嘛,也沒人來質疑我的人生觀幼稚不幼稚,夸張不夸張,該不該改。晚上好像總會想得很多。又想到如果真的沒有另一半該怎么辦?老了怎么辦,孤獨怎么辦……可是我哪來這么好運氣找到我需要的那個人?如果對方一定要我傳承血統怎么辦?為什么女人一定要為了愛人生孩子,男人為什么不能遷就女人不要孩子呢?又不是真的所有女人都那么有母愛那么想要孩子,為什么世人就一定覺得不要孩子不正常呢?其實雖說我也不是肯定以后不生孩子,但我一直想盡量避免,我討厭“一定要孩子”這樣的說法,如果我以后的男人硬要逼著我生孩子那我寧愿不要這個男人。我討厭別人不尊重我,你可以不理解我,但你不能不尊重我,如果連重要的人也不曉得尊重我,但又算是什么重要的人?可是能那樣尊重我的男人真的會存在嗎?如果對方是個“正常”的男人,那越是加深了解一定越是會察覺我的“不正常”,那時候,他一定會硬要我改吧,那樣的男人,只能讓我痛苦的男人,我要他干嘛?可是孤獨怎么辦……一直反復這樣矛盾的想,這樣的我,以后該怎么辦,越想越暗,大概我真的是不正常的也說不定。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找個同樣不正常的人?我是不是可以找個宅男?真的可以嗎?可是男人終究還是想要孩子的吧……還有那個男人的整個家庭,都是不得不背負的。一個人的生活,到底是為什么要考慮這么多東西呢?為什么我一定要考慮到別人是怎么想的啊,為什么人一定要群居呢!我甚至想到以后說不定我需要一個心理醫生來告訴我我是正常的,我可以活的很好……
昨天晚上就一直在腦抽,哭到鼻子完全不能呼吸了才終于控制住自己不再去想。一覺醒來終于心情好了不少,不少的含義是哭不出來了。可是還是覺得好暗,還是覺得我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就算我一直在裝,我還是知道自己的格格不入,我知道我沒有找到一個適合我的群體,也許我那一點點的對人恐懼就是這么出來的。
一直都覺得自己很樂觀,才終于發現其實自己骨子里夠悲觀的。我不能做到真正脫離別人的想法而活的很開心,我永遠也做不到真的不在意別人的想法。
寫出來感覺好了不少,完全胡言亂語的一篇日記……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干嘛,大概想得到點安慰吧。但是好像不會有人來安慰我了……

Posted on 2008/01/18 Fri. 14:52 [edit]

category: 閑來無事

tb: 0   cm: 0

讓我吐血!我要吐血!!  

翻譯是件痛苦的事,太痛苦了啊TAT
這次這個鼓搗完近期我再也不想翻譯這種鬼東西了!(請原諒我稱其為鬼東西= =)
一遍遍的聽,查不知道的詞……幾乎呈崩潰狀態……結果幾個地方還是沒搞明白,吐血!吐鮮血!
水平搭不夠的后果就是這樣,還是把機會讓給高水平的人吧,我不管TTTTTTTTTT
我不要做貢獻TTTTTTTT我要洗耳朵TTTTTTTTT我要洗腦TTTTTTTTTTTTTTTTTT

Posted on 2008/01/14 Mon. 02:27 [edit]

category: 閑來無事

tb: 0   cm: 0

該做的事情總是不做……  

冬天了懶得什么都不想做。
今天我想我一定是睡暈過去了,居然下午3點才起床,貌似這輩子沒在這個時候起床過…… 迷迷糊糊間聽到外面的狂嘯風聲…媽媽呀好可怕= =
據說明天要下雪,準備一天絕對不出去了,寢室干糧備得很足!(今天這鬼天氣居然要出去買電!TNND)

墮落的冬天啊……
迎考的事就算了,經過之前的幾役真是對復習BS了。之前下載的很多東西還沒看,衣服堆了很多不想洗,需要翻譯的大概比較長的檔還沒看,我越來越覺得我有很多事情沒干,但我已經什么都不想干了= =
據說那個貌似叫留學許可證的東西快下來了,希望拿到了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吧——然后更加墮落?囧rz

啊啊啊,我想賣東西,我想賺錢,我想早日接到教A啊………………TAT

Posted on 2008/01/13 Sun. 01:12 [edit]

category: 閑來無事

tb: 0   cm: 0

补图  

人妻的小和吸血鬼气质的小绵
手机的拍照质量真让人想撞墙||||||
#22270;像111副本

#22270;像090

#22270;像091

#22270;像092

#22270;像111

#22270;像109

Posted on 2008/01/07 Mon. 20:18 [edit]

category: 孩子們

tb: 0   cm: 0

孩子近況?  

自從接了兒子們注意力就被轉移了。
以前存了錢第一目標是laruku的碟,現在第一目標完全是給孩子們添配件,當然,還有接別的孩子。希望在今年春節左右接個BB回來,然而最萌最中意最初戀(?)的教A還比較遙遠那個遙遠……但總有一天要接回來的!發誓啊!!!!!

最近又買了些東西回來。
首先是V社金屬眼,終于還是被我敗回來了。果然美好!!暗處也囧囧有神!本來很女的小綿一下子凌了起來。啊……什么時候可以入手淡藍色的金屬眼啊……
由于新的消光終于到手了,也添了些別的畫妝工具,于是換妝~~~
果然,面相筆是樣很復雜的東西啊||||||
手抖……分叉……要畫成別人那樣細細的下睫毛恐怕還需要很長的時間磨煉= =
但這次畫妝還是有進步的,比如眉毛:可以一次性畫對稱了!以前覺得眉毛要畫對稱是件很困難的事情,之前的幾次妝也都是改了又改才對稱,果然多畫是可以有飛躍的呀~
這次的妝,配合金屬眼,小綿終于如我愿以償變吸血鬼啦!我現在要琢磨著什么發型最適合吸血鬼。小……原來是想畫攻妝的,上次的妝也確實是攻的,可是這次……難以言明的,中性……
用剛到手的發排花了一下午終于自制了頂毛,長毛,給小一帶……哦,整一個人妻……這是為什么||||||||||||我要他攻的啊。。。。我想要產攻的啊。。。。你咋女的這么自然呢。。。。。。
但是,不想改妝了,這次卸妝用了保鮮袋泡還是被熏到稀釋液味道,本來這幾天鼻子就不太舒服,果然應該買個防毒面具么?望天,遠目~~~
然后,其實這次敗來了一堆發排,還有很多等著被做成假毛。我想說這毛的質量比我想象中的好啊,特別是毛,一大搓拿手里,跟人毛一模一樣||||||比較詭異……
嗯,孩子的新造型,啥時候有機會再上照。

Posted on 2008/01/07 Mon. 01:47 [edit]

category: 孩子們

tb: 0   cm: 0

·屋主·

·最近日誌·

·最近評論·

·日誌分類·

·LINK·

·DR存檔·

·blog内検索·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